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吉县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19 02:22:3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吉县白癜风医院,得白癜风后应该用什么药物治疗,鸡西白癜风医院,山东能治白癜风的偏方,庆云好的白癜风医院,可以根治白癜风的西医,淮安白癜风医院

原标题:多少名家都在“文学丛刊”出了书

吴朗西在上海。

吴朗西翻译、丰子恺手书的挪威漫画家古尔布兰生的漫画集《童年与故乡》(1951年初版)。

祖籍浙江、生于重庆的大出版家、翻译家吴朗西先生,1935年就在上海创办了文化生活出版社(现上海文艺出版社前身之一)并任社长,还聘请著名作家巴金任总编辑。抗战时两人移师重庆,坚持出版了很多外国文学经典和当代青年作家处女作。我们用三期专栏打望吴朗西和他的合作伙伴巴金、曹禺、丰子恺等文化名流的重庆抗战往事。

1.战火

吴朗西及其家族史的研究者、吴朗西侄孙女——重庆七中图书馆馆长谭乐发现,她的大外公吴朗西办文化生活出版社是“两手抓,两手硬”:一手在业务上抓住大作家、翻译家巴金当总编辑,一手在经济上抓住三弟——银行家吴德瑜给自己当提款机。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从事与纸张这种易燃品有关的业务,吴朗西是自讨苦吃。1944年夏天,日军入侵广西,他们在桂林分社的书未能运出,全部毁于大火,所幸人员安抵重庆。

谭乐说:“我外公吴德瑜是我大外公的三弟,曾任川康银行、光裕银行、永联贸易行、宜丰钱庄经理等职,我的舅祖祖吴晋航(吴朗西的表舅父)也是金融界人士,和美丰银行的康心如、康心远兄弟很熟。大外公就抓住他们,把出版社现有的书抵押给银行,获得贷款。我大外公在川康银行、光裕银行和成银行都贷过款,还享有透支额。我查到在外公他们银行里面,我大外公享有支票透支和提款无上限的特权,资金问题得到很大的改善。”

文化生活出版社是一个著名出版社,但从来都不是一个大社,编辑部人数最多时还不到10人。但从1935年创建到1955年,他们坚持出版了100多种书籍、10多种丛书、一大批宣传抗日的文艺小册子,可以说是文化抗战,有些书现在都还在再版。

2.新人

即使在战火中,文学新人也像野草山花一样涌现出来,而在文化生活出版社任总编辑的大作家、大编辑、大翻译家巴金先生就成了他们的“助产士”。巴金手下有三大丛刊:头两个是“文化生活丛刊”和“译文丛书”,专推外国文史名著,是一代青年翻译家的摇篮。

另一个丛刊是“文学丛刊”,主推国内文学创作,从1935年到1949年共出版10集161种。“文学丛刊”的单行本既有鲁迅、茅盾、沈从文、巴金这些成名作家的作品,也有初试啼声的青年作家的作品。如大诗人卞之琳1935年12月初版的《鱼目集》,虽然只是一本仅有29首诗的薄薄诗集,但其中《断章》却是回响至今的一代名诗,宣告新诗也有唐诗那种过目成诵的经典。

籍贯万县(今万州)的北大哲学系才子何其芳,1936年7月“文学丛刊”出版的其散文诗集《画梦录》以及后来何其芳《预言》诗集中的名句,在当时北上广青年之中风靡一时。四川流浪作家艾芜则出版了短篇小说集《南行记》。

“文学丛刊”还有一段非常伤感的故事。《巴金年谱》载“1939年35岁,六月编选罗淑短篇小说集《地上的一角》,并作《后记》;1941年37岁,一月初回成都住五十天,扫罗淑墓;1949年45岁,四月上旬参加马宗融公葬仪式”。

马宗融、罗淑是一对夫妻,都是巴金的挚友。罗淑原名罗世弥,四川简阳人,曾随丈夫马宗融留法四年,后回上海教小学,1936年她33岁时写了短篇小说《生人妻》,投给巴金主编的《文学月刊》。巴金一看非常好,给她取了个笔名“罗淑”,就把小说发表了。从此罗淑登上文坛,和丈夫马宗融都成了文化生活出版社作家、翻译家团队的一员。

1938年,罗淑回四川因产褥热病逝,享年35岁。巴金痛惜之余,把她的《生人妻》和其他三个短篇编为短篇小说集《生人妻》,还附有巴金、黎烈文、靳以三个大编辑的回忆文章,交给“文学丛刊”推出,新文学史上一个女作家才没有湮灭。

3.战后

抗战结束后,吴朗西回到上海。1955年,吴朗西创办的文化生活出版社并入上海新文艺出版社,他任外国文学编辑室副主任。后来,新文艺出版社又发展成今天的上海文艺出版社。谭乐说:“我大外公1992年逝世于上海,终年88岁。他有四个娃娃,一女三儿。”

现在坊间最流行的吴朗西译著是挪威漫画家古尔布兰生的长篇自传漫画集《童年与故乡》,1951年由文化生活出版社推出。由于原著是画家手绘手写而成,吴朗西就像当年和鲁迅合作出版画册那样,请老友丰子恺出山,用钢笔书写配画文字。近年来,老六的《读库》出了一册16开的精装致敬本,非常漂亮。开头一节,即见吴朗西之译笔非常舒服,其中一句“连拢来做巢”,我甚至能听到重庆话的回音:“我四岁的时候,草比我高得多。别的东西我看见得很少,草里面却是很好玩的。草里面有鸟儿。它们把草茎连拢来做巢。小鸟们还没有眼睛。我用我的手指触着巢的时候,它们以为它们的爹娘来了,便把嘴巴张开。我就把我的唾液涂在它们的嘴巴里去。”

文·图/本报记者 马拉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北京公立看白癜风医院